我已授權

註冊

借給別人5000塊,我就能一口口吃掉他一套房,打官司也告不倒我!

2018-08-02 10:33:47 瞭望智庫微信號  李浩然 姜博文

  各位朋友一定看到過“無需抵押、無論資質、快速放貸”的小廣告或者接到過推銷貸款的電話。

  一些急需用錢的人或許就相信了,甚至直接貸了款。

  沒曾想,很可能就碰到了“套路貸”——

  在正常的貸款過程中設置重重套路,一旦你從他們那裏哪怕只借一塊錢,就要被一種近乎合法的方式,榨幹最後一滴血汗。

  “套路貸,套路深,貸八百,還別墅”,絕對不是一句玩笑話。

  文 | 李浩然 姜博文(瞭望智庫實習生)

  1

  借五千,法院竟判決還款三百萬!

  

  最近,庫叔聽律師朋友講了一件事,

  真是驚訝又氣憤。

  事件的主人公叫袁江,

  三十多歲,從事IT行業,

  他從小家庭條件比較優越,

  沒有防人之心,

  還比較膽小怕事……

  有一次,袁江的銀行信用卡有了幾千元空缺,

  好面子的他不想向親戚朋友借,

  於是尋求“外援”。

  可該向誰借呢?

  他想起了小廣告寫的

  “身份證貸款,放款快、利息低、無抵押”,

  於是,他聯系了一家小額貸款公司。

  

  隨後,業務員A與他約定了見面地點,

  商議貸款事宜。

  但到了約定地點後,

  袁江發現事情有些不對勁,

  他本來只想借5000元,

  但業務員A居然表示,

  欠條上必須寫明借款金額1萬

  到期後只需還5000元與它的利息。

  

  但袁江覺得,

  白紙黑字的借條所標明的金額,

  與實際借的不一樣,

  是不妥當的。

  正當他對此表示懷疑時,

  那家願意“雪中送炭”的貸款公司,

  突然變得兇神惡煞。

  原來,業務員A還帶來了其他的員工:

  業務員B、C、D。

  他們聲稱,借條這樣寫是行規,

  而且如果袁江約他們來又不借錢,

  就是在戲耍他們,會挨揍。

  

  一方面是真缺錢,

  另一方面也是被這個陣勢嚇到了,

  袁江只好簽了借條。

  放貸公司給他的賬戶轉賬1萬元,

  然後他取出來5000元現金

  交給業務員A。

  過了一段時間,

  還款期限到了,

  袁江正要歸還5000元借款時,

  放貸公司卻突然變卦,

  要求他按照欠條所寫的那樣,

  歸還1萬元。

  袁江一時間拿不出那麽多錢,

  先前的業務員表示,

  可以通過找新放貸者為其“平賬”,

  也就是說,

  新的放貸者會給袁江寫債務更大的新欠條,

  之前的債務也被包含在裏面。

  

  於是,業務員B找來了業務員C,

  C表示願意向袁江借款1萬元,

  十天後需還款3萬元。

  當天袁江的銀行卡內匯入3萬元,

  袁江在B和C的陪同下取現,

  1萬元被B拿走,

  2萬元被C拿走。

  這一次袁江分文未得,

  “債務”卻變成了3萬。

  

  後來經過十多次所謂的“平賬”,

  袁江的欠款越滾越多,

  他拿到的真實“借款”僅十余萬

  但借條上的借款,

  竟由最早口頭約定的5000元變為2000多萬!

  他本人因為無法償還巨額的“借款”,

  經常被放貸公司的員工限制自由,

  辱罵、毆打也不少見。

  放貸公司甚至拿到了他的房產證與戶口本,

  做了房屋買賣委托公證,

  打算賣房子來抵消其債務。

  某公證處還為放貸公司與袁江

  出具了債權文書公證書。

  而這一切,

  都得到了法院的支持,

  法院責令袁江履行

  “生效法律文書所確定的義務”,

  還款300萬元。

  袁江名下的一套房子,

  也被法院司法拍賣賣出。

  

  “貸八百,還別墅”

  絕不只是說說而已。

  後來,袁江及其父母向當地公安機關報了案,

  當地公安局決定

  對袁江被詐騙一案予以立案偵查。

  隨著立案以及多項虛假公證的撤銷,

  事情漸漸有了轉機。

  但那噩夢般的經歷,

  卻讓人想想都覺得可怕。

  2

  全國各地都有人被“套路貸”成功“綁架”

  從開始借錢到最後還不上,

  袁江總在被人“套路”,

  套路者甚至還能打贏官司。

  具體而言,

  就是犯罪分子以民間借貸為幌子,

  通過“虛假合同”、

  “偽造銀行流水”、

  “威逼脅迫”、

  “虛假訴訟”等“套路”,

  虛增貸款人債務,

  侵占受害者財產。

  為了達到目的,

  “套路貸”者的手法也是多種多樣。

  庫叔再舉個例子,

  有一位受害者叫老龐,

  他向放貸公司借款後,

  經歷多次利滾利,

  還不上了。

  這時,

  放貸公司非常大方地站出來說,

  你看,你借我們的錢越來越多了,

  我們也不敢借給你了。

  你去銀行貸款吧,

  貸來後還了我們這裏的債,

  一了百了,

  利息我給你少算一些。

  此時,老龐已經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了,

  他自己收入不高,

  向銀行借這麽多錢不太可能。

  這時候,放貸公司又跳出來“特別義氣”地說,

  我知道你擔心貸不到,不要緊,

  我們給你包裝!

  包裝完就可以去申請貸款了。

  怎麽個包裝法呢?

  放貸公司說,

  我們把你包裝成一個生意人,

  往你銀行卡裏打60萬,

  然後你取出來還給我們。

  你再拿著銀行流水去貸款,

  有流水證明你有還款能力,

  這樣就能貸到了。

  約好轉賬的那一天,

  老龐一人只身前往,

  剛坐進放貸公司的車裏,

  業務員就拿出打印好的借條,

  說我們這60萬也是湊來的,

  為了以防萬一,你得簽個字,

  一會你把錢還給我們,

  我們就把借條撕了。

  老龐同意,於是簽字。

  放貸公司的業務員開車到銀行,

  派了個手下陪老龐進銀行,

  取出來60萬現金裝袋子裏。

  上車後老龐把錢還給業務員,

  業務員拿出借條,

  沒有給老龐看清楚就撕爛扔出窗外,

  車子繼續開了一段路,

  才放老龐下車。

  直到一個月後,

  老龐收到法院的傳票,

  看到60萬的借條好好地放在案卷裏,

  才明白過來被騙了。

  

  這樣的受害者比比皆是。

  有的只是做生意需要周轉資金,

  借款僅僅3萬元,

  短短一年就變成800萬元;

  有的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消費需求,

  同樣借款3萬元,

  實際到手只有6000元……

  一個個匪夷所思的事件,

  背後是以借貸為名非法牟利的犯罪活動,

  悄無聲息地“綁架”了大江南北

  各個年齡段、各種職業的人,

  他們輕則被人訛去一大筆錢,

  重則傾家蕩產,

  甚至被逼到自殺。

  

  3

  法律講究證據,騙子卻擁有完美的證據鏈

  庫叔也了解到

  一位“前”套路貸操盤手的故事。

  別人都叫他“老金”,

  當然,現在的他已經被關進了看守所。

  

  從他的口中可知,

  “套路貸”之所以能屢屢得手,

  就是因為其背後已經形成了一個龐大的產業鏈,

  他們不但能成功讓一些人上當,

  還能制造出完美的證據鏈條,

  讓你即使打官司也打不贏。

  這看起來難度相當大,

  怎麽做到呢?

  老金說,

  他們有一套自己的工作流程,

  只要按照這個來,

  不管你天資有多平庸,

  都能成功騙到別人。

  這套流程被總結成了行業術語:

  “尋合違平”。

  第一步——“尋”,

  就是尋找“肉雞”,

  “肉雞”是他們對受騙者的稱呼,

  意味著容易“宰殺”。

  

  誰是“肉雞”呢?

  急需資金周轉的小老板、

  想超前消費的大學生

  或者是輸急眼的賭徒……

  老金說,他們甚至還研究了

  “肉雞”具備的性格特點:

  見識少、意誌不堅強、軟弱好面子,

  最好是無前科人士,

  因為這些人都好控制。

  這些人的征信、資質

  基本都不符合銀行的貸款條件,

  又不好意思或者不想向親戚朋友借,

  想用錢,很可能會找小額貸款公司。

  知道應該找誰了,

  接下來就是“投其所好”,

  把他們成功吸引過來。

  老金說,每一個搞“套路貸”的公司,

  都是合法註冊的正規公司,

  而且一般有炫酷的網站和APP,

  有一批西裝革履的員工,

  跟陸家嘴(600663,股吧)金融精英的穿著無甚差別。

  

  此外,還必須要有打動人心的廣告詞,

  比如,針對大學生或者征信有問題的人,

  就告訴他“無需資質、無論黑白戶、無需抵押”。

  針對有房、有車,

  但又不想走銀行繁雜程序的小老板,

  就告訴他“有車秒貸50萬、

  有房秒貸100萬”,

  這樣的廣告詞都通過電話

  或者小卡片散播出去,

  只待有人上鉤。

  難道不怕他們還不起嗎?

  老金說,壞賬率還是有一點的,

  但是與高額的回報率比起來,

  他們幾乎沒有任何風險。

  他們真正擔心的是,

  沒有人上鉤。

  第二步——“合”,

  就是要盡可能地搞出來“合法證據”。

  老金說,來找他們貸款的人,

  一是確實急需用錢,

  二是不懂小額貸款的運作模式,

  所以很容易聽從放貸公司業務員的擺布,

  套路也就這樣開始了。

  

  先上第一個套路:

  簽訂虛假合同。

  “老金們”會與借款人簽訂一份

  標明虛高借款金額的合同,

  也就是說,你如果要借5萬,

  那在合同上要寫借10萬。

  而且這個合同的內容也是用了很大心思的,

  還款日期一般精確到幾月幾號幾點幾分。

  遇到這種情況,

  借款人肯定會表示質疑。

  為了安撫借款人,

  老金就告訴他們,

  這是行規,多出來的5萬是違約金,

  只要不違約就沒事。

  或者跟借款人說,

  這是類似平臺服務費、

  訴訟費這樣的預支費用,

  只要借款人能在規定期限內還款,

  這筆費用就不會被計算在內。

  如果“肉雞們”表示了強烈的反抗,

  就會像上文所述的袁江案例那樣,

  放貸公司會糾集一群人,

  以暴力威脅借貸者,

  如果他不簽,就要揍他。

  在這種威脅下,

  很多借貸者只得屈從。

  

  有了合同還不夠,

  接下來開始第二個套路:

  偽造銀行流水。

  比如,借款人要貸款5萬元,

  先前的虛假合同已經註明了他實際欠款10萬元,

  “老金們”在給借款人銀行賬戶打款10萬後,

  會要求他取出5萬元現金,

  交還給放貸公司。

  這就是個很大的“坑”,

  取出來10萬會留下銀行取款流水,

  但交還的5萬現金卻無從查證

  “所以即便鬧到了法庭,

  他欠我們的也是10萬,

  有合同和銀行流水互相印證,

  誰也無法推翻。”

  4

  我是怎麽一口口“吃掉”別人房子的

  造好了完美證據鏈,

  也只是“老金們”行騙的開始,

  他們費這麽大勁,

  你以為只是要騙你幾千幾萬嗎?

  他們更大的目的,

  是讓你還不上款。

  於是就開始了第三步——“違”,

  就是設置種種障礙,故意讓你違約。

  比如,“老金們”會設置苛刻的還款時間,

  如上文所述,

  精確到幾分幾秒。

  甚至要求以現金還款,

  卻在規定時間內不與你見面。

  而一旦受害者“違約”,

  由於合同會設置高額罰息,

  “肉雞們”面對的就是越滾越大的債務。

  

  單是這樣還不夠,

  “老金們”會嫌債務的雪球滾得不夠快,

  於是緊接著是第四步——“平”,

  指的就是平賬,

  這是真正能使“肉雞們”的欠款翻幾百倍,

  甚至幾千倍的方式。

  面對陰陽合同與違約後的高額罰息,

  欠款者必然還不起,

  老金就會誘導這批受害者,

  讓他們前往其它的放貸公司繼續貸款,

  好“拆東墻補西墻”。

  殊不知這些公司

  也是老金所在公司開的。

  這樣,先前經歷過的所有套路就又會重復一遍。

  經過數次重復,

  欠款就可能從幾千、幾萬元,

  滾雪球一般地漲到幾百萬、幾千萬元。

  借款者也就走上永遠也還不完債的道路。

  

  “平賬”的手段有多可怕?

  庫叔舉個例子,

  一位來自河南新鄭的趙先生,

  參加朋友婚禮需要份子錢,

  但恰好手頭又有些緊張,

  他就找到了一個名為

  “無抵押貸款QQ群”的網絡放貸平臺,

  借來了1000元。

  當然,欠條上所寫的欠款是1200元,

  多出的200元是他和放貸平臺的約定利息。

  除此之外,他還向一位中間人打了1000元的欠條,

  如若能按期還款,則兩張欠條都作廢。

  若逾期,則要還款2200元。

  然而不幸的是,

  趙先生所在的公司因故沒能及時發下工資,

  他也就拿不出錢來及時還貸。

  眼見著還款日期將至,

  趙先生即將要面臨多付1000元的窘境。

  此時,同在貸款群裏的一位女士向趙先生伸出援手,

  提出可以“以貸養貸”,

  向他提供1420元貸款,

  其中1200元還債,220元作利息。

  趙先生只能應允。

  但是,新貸款是更大的債務,

  又只能尋找新的放貸者借貸來歸還。

  於是,趙先生就深陷“以貸養貸”的套路當中,

  不斷累積著債務,

  貸款最終竟累積到了150萬元!

  

  以上幾步統統走完後,

  “肉雞們”就算真正上了流水線,

  “老金們”就可以按照程序任意“宰殺”,

  “賣肉”換錢了。

  對於有房子的,

  放貸公司就會拿他們的房子大做文章,

  比如,逼迫借貸者簽一個長達20年的租約,

  以低價把房子租給放貸公司。

  然後放貸公司再以高價轉租給別人牟利,

  這樣即使你還得起貸款,

  這個房子的使用權也不歸你所有了。

  或者直接奪取類似房產證、戶口本這樣的證明,

  逼迫欠款人前往公證處,

  做房屋買賣委托公證,

  便於將來賣掉房產來抵債。

  有車的就把你的車開走,

  再放到租車公司那裏賺錢,

  又是一臺印鈔機。

  

  5

  受害者不知道反抗嗎?

  不過,老金也承認,

  “沒有人能隨隨便便成功。”

  他非常清楚,

  沒有人心甘情願背負莫名的債務,

  “兔子急了也咬人。”

  那麽,倘若受害人也要反抗,

  又該如何呢?

  老金對此早有準備。

  一旦受害者賴賬不還,

  他們將會動用專門的追賬部門

  ——那是一群兇神惡煞的人,

  每天專門跟著受害者上班、下班,

  甚至會跟著他們回家、睡覺。

  以此來折磨受害者。

  

  難道警察不管嗎?

  老金聲稱,這種情況連警方也不能幹涉,

  因為這是民間借貸糾紛。

  於是,他們就更加肆無忌憚了,

  囚禁、辱罵、毆打受害者也是常有的事,

  還有在受害者家門口潑油漆,

  或者騷擾受害者家人,

  讓家人花錢來換取欠款人的人身自由,

  可以說是無所不用其極。

  

  女大學生小文就深受催賬者之害。

  她中了“套路貸”,

  欠下高額欠款無法償還,

  催賬部門轉而騷擾她的家人。

  他們常常打電話給小文的家人,

  甚至PS小文的裸照,

  發送給其家人和朋友。

  因無法忍受催賬者惡毒的辱罵,

  小文的祖母被氣得住進了醫院,

  小文本人也不堪其擾,

  後悔自責之下從二樓跳下,

  摔斷了腰椎與左腿。

  如果受害者企圖走法律途徑逃掉債務,

  “老金們”也絲毫不畏懼。

  他們既擁有專業的律師團隊,

  又有讓人告不倒的“鐵證”

  ——欠條、合同、銀行流水。

  欠條、合同寫著虛高的欠款,

  銀行流水又能證明

  這筆虛高的錢的確打到了受害者賬戶。

  上了法庭,連法官也只能選擇相信證據,

  惡棍同良民打官司,惡棍反倒勝訴。

  這也被稱為“虛假訴訟”。

  

  各位庫友不要不相信,

  庫叔搜集資料發現,

  這樣的案例不勝枚舉。

  央視《今日說法》欄目就曾對

  敗訴的“套路貸”受害者老田進行過報道。

  上海的七旬老人老田,

  2016年向一家小額貸款公司貸款2萬元。

  這家公司與他簽訂了虛高的借款合同,

  合同所標明的金額為10萬元。

  當然,他們也用類似“行規”的說辭騙了老田。

  10萬元的匯款打到了老田的賬戶上,

  放貸公司取走8萬,

  2萬如約留給老田。

  沒過多久,放貸公司以對雙方負責為由,

  突然要求老田做50萬元貸款合同的公證,

  還要以老田的房子做抵押,

  不做就要立即還款。

  由於對自己不利的合同還在放貸公司手中,

  老田也只好照辦,

  還按照放貸公司的要求,

  去銀行做了假流水,

  放貸公司向老田轉賬50萬元,

  老田提取後再交給公司。

  回家後,老田發現,

  一個名叫李金文的人聲稱,

  老田已經按照10萬元4年的價格,

  把房子出租給了他。

  老田自然不會承認這莫須有的租約,

  於是和李金文鬧到了法庭,

  誰料李金文居然當庭出示了租房合同與租金收條,

  經鑒定,收條和合同簽字與老田筆跡一致。

  老田一審敗訴,被趕出了房子。

  原來,李金文也是放貸公司的成員,

  而那莫須有的租約和收條,

  也是在老田簽訂50萬貸款合同時,

  被悄悄混進去的,

  因此那上面才會有貨真價實的老田簽名,

  而這還只是一個開始。

  

  放貸公司還以虛高的貸款合同

  與銀行流水為證據,

  交由法庭裁決,

  向老田討要兩次合計六十余萬的欠款。

  申請很快通過,

  法庭查封了老田的房子。

  一旦老田敗訴,

  他的房子就會被法院公開拍賣。

  所幸後來警方破獲了這個套路貸團夥,

  老田才不必背負無法償還的債務。

  否則,根據現有證據,

  老田的房子將不可避免地遭到拍賣。

  6

  面對“套路貸”,真的毫無辦法嗎?

  當然,老金最終“栽了跟頭”。

  他因非法拘禁一名不願還款的受害者長達20小時,

  而被警方逮捕。

  即使這樣,

  他依然相信“套路貸”處於監管死角。

  “只要我們不搞非法拘禁、故意傷害這些事,

  國家的法律對於我們還真是無可奈何,

  畢竟法律講究證據,

  我們擁有了完美的證據鏈,

  你們能奈我何?”

  

  碰上這既流氓又專業的套路貸團夥,

  我們就真的毫無辦法嗎?

  當然不是了!

  今年年初,我國最高人民法院

  發布了一系列針對打擊黑惡勢力犯罪案件的指導意見,

  “套路貸”也被納入其中。

  根據最高法的意見,

  “套路貸”這種行為已經可以以

  “敲詐”、“勒索”、“強迫交易”、“虛假訴訟”

  等罪名加以起訴,

  那些被“套路”出來的虛高債務,

  亦會被計入非法所得。

  

  各地警方已紛紛宣布,

  “套路貸”是有組織的犯罪,

  屬於公安部門“打黑除惡”範疇。

  

  網上時不時就有“套路貸”窩點被搗毀的新聞,

  比如,

  2018年5月在浙江杭州,

  公安機關抓獲了涉黑“套路貸”團夥300人;

  在山西運城,

  警方一次行動就打掉26個“套路貸”集團,

  分別涉及“網貸”、“車貸”、“信用貸”等;

  在江蘇的南京、無錫等地,

  大量套路貸團夥也相繼落網,

  部分團夥涉案金額高達數千萬元。

  

  而早在2017年7月,

  中國首例“套路貸”詐騙案件,

  就已於上海正式宣判。

  “套路貸”團夥因詐騙罪入刑,

  主犯被判13年有期徒刑。

  庫叔先前提到的袁江,

  也因為公安機關的介入,

  得以撤銷多項在放貸公司脅迫下做出的虛假公證。

  

  說到底,我們還是應該有意識地保護

  自己的人身和財產安全,

  在需要借款的時候,

  向正規的銀行與金融機構貸款更為安全。

  即便涉及民間借貸,

  也要如實在欠條與合同上填寫欠款金額,

  避免出現虛假合同的情況。

  除此之外,

  不能聽信放貸者所說的

  “利息計算在貸款內”的口頭約定,

  而是要另行計算利息。

  還款後,也應當要求放貸方寫下收條。

  如果已經中了“套路貸”的套路,

  借款人一定要積極維權。

  最優選擇就是報警,

  一旦公安立案調查,

  事情就絕不會像是老金所說的那樣,

  只是民間借貸糾紛了。

  更多的細節與證據就會被公安納入考量,

  放貸公司的一家之言也就不再具有決定性作用。

  哪怕法院已經宣判,

  公安介入後,也可以申請重審。

  總而言之,

  被“套路貸”套路的借款人,

  絕不只是等待挨宰的肉雞,

  “套路貸”的套路,

  也絕不是不能破解。

  

  通過這些案例我們也發現,

  大部分被套路的人,

  或因為正規金融機構放貸慢、

  資金周轉不及而選擇“套路貸”;

  或因為賭博欠款又失去了銀行借貸資質,

  從而選擇“套路貸”;

  或僅僅想要更換最新的手機與高質量的化妝品

  從而選擇“套路貸”……

  這都是很明顯的因小失大。

  希望這一個個“驚悚”的案例能讓大家警覺,

  不再向“套路貸”者伸出借款之手,

  加上國家對包括“套路貸”在內的黑惡勢力

  打擊力度的逐步加大,

  相信“套路貸”最終會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那時,“老金們”就真的可以休矣!

  

  (綜合自微信公眾號“終結詐騙”、央視網、光明網、新華網、法制網等,圖片均來源於網絡)

(責任編輯:張金豹 HN10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借給別人5000塊,我就能一口口吃掉他一套房,打官司也告不倒...》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