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關於《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放棄閱讀
註冊

“去杠桿”大勢所趨,賺快錢的消費金融,還能吸金嗎?

2018-02-13 06:30:00 和訊名家 
“去杠桿”大勢所趨,賺快錢的消費金融,還能吸金嗎?
    “去杠桿”大勢之下,消費金融如何保住利潤?

  近期,阿裏巴巴披露了2018年第三財季(2017四季度)財報,財報顯示,螞蟻金服在2017年以支付知識產權及技術服務費名義,向阿裏巴巴支付利潤分成49.46億元。

  若按照2014年最新約定的37.5%的分潤比例來計算,螞蟻金服2017年稅前利潤可達131.89億元。

  2017年前3個季度,螞蟻金服向阿裏巴巴支付的利潤分成分別為7.89億元、19.66億元和19.95億元,但在第4季度,這一數字突然下降到了1.96億元。螞蟻金服向阿裏巴巴支付利潤分成的驟降,直接反映出其稅前利潤的驟降。

  針對於此,阿裏巴巴在財報中解釋稱,螞蟻金服第4季度業績下滑是由於支付寶錢包推出的激進的用戶增長計劃,使得針對新用戶的補貼成本大幅上升。

  除了受到新用戶補貼成本上升的影響,從整個行業趨勢以及螞蟻金服的一系列舉動來看,利潤下降跟近期的監管政策也不無關系。而螞蟻金服面臨的問題,也是其他許多消費金融公司都在面臨的難題。如何在合規的前提下保持利潤的增長,正是目前消費金融公司所關註的焦點。

  應對監管打出組合拳

  2017年12月1日,《關於規範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下稱《通知》)出臺,其中規定,各地不得進一步放寬或變相放寬小額貸款公司融入資金的比例規定。消費金融去杠桿成為趨勢,各個消費金融公司紛紛想辦法來應對。

  其中螞蟻金服的應對方式具有典型性,可以為行業內的消費金融公司提供一點借鑒。

  螞蟻金服旗下的業務不少,但說到賺錢,還是要數消費金融。其中,螞蟻花唄屬於消費分期,運營主體為重慶螞蟻小微小貸;螞蟻借唄屬於現金貸,運營主體為重慶螞蟻商誠小貸,二者主要靠發行ABS進行融資,且ABS規模龐大,遠超監管規定。

  《通知》出臺後,螞蟻金服面臨了很大的“去杠桿”壓力,由此也實施了一系列舉措來維持業績。

  螞蟻金服向獨角金融表示,“現金貸整治辦法出臺以來,螞蟻小貸制定了相應的新規落實方案。將通過增資、業務合作等多種手段,逐步降低杠桿率,確保在監管指導下完全達到要求。”

  首先是增資。2017年12月18日,螞蟻金服表示,即日起對旗下兩家小貸公司增資82億元,將其註冊資本金從38億元大幅提升至120億元。大額的增資提高了螞蟻金服在合規前提下可以發行ABS的規模。

  其次是減少支出。2月1日晚,阿裏巴巴與螞蟻金服聯合宣布,根據2014年交易協議,阿裏巴巴將通過一家中國子公司入股並持有螞蟻金服33%的股權。在此之後,根據協議規定,螞蟻金服就不必每年向阿裏巴巴支付其相當於合並稅前收入37.5%的專利使用費和軟件技術服務費。按照2017年的情況來看,這相當於省下了50億元左右的費用。

  還有擴大杠桿權限。2月5日,《21世紀經濟報道》報道稱,螞蟻金服正在申請消費金融牌照,並將在旗下兩家小貸公司的註冊地重慶設立消費金融公司。

  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石大龍向獨角金融表示,“根據我國監管規定,持牌消費金融公司歸入銀行業金融機構進行監管,因此,其杠桿率限制也是按照巴塞爾協議進行監管,其資本充足率的最低要求10%-12%,由此,消費金融公司的杠桿率一般在8-10倍左右。”

  由此看來,如果螞蟻金服能夠取得消費金融牌照,將極大地緩解目前的資金困局。

  近日,路透社又有消息稱,螞蟻金服計劃發行最多50億美元新股,估值可能超過1000億美元。融資、持牌、減少支出,這一套組合拳下來,螞蟻金服的去杠桿壓力勢必大大減弱。

  困境中的消費金融

  “去杠桿”並不是從《通知》出臺之後才開始,在去年7月份的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就已經提出“要推動經濟去杠桿”,隨之銀行信貸政策收緊。

  2017年7月18日,現金貸產品飛貸APP出現提示,“近期因合作銀行信貸政策收緊,您的提現申請暫停受理”。

飛貸官網信息顯示,借款人隨時隨地3分鐘4步驟即可獲批最高30萬授信額度,隨借隨還按日計息。較大的授信額度,又遇上銀行信貸政策收緊,飛貸的業務受到很大影響。
  飛貸官網信息顯示,借款人隨時隨地3分鐘4步驟即可獲批最高30萬授信額度,隨借隨還按日計息。較大的授信額度,又遇上銀行信貸政策收緊,飛貸的業務受到很大影響。

  飛貸首席戰略官孟慶豐向獨角金融表示,飛貸出現借款失敗這件事情背後,其實是小微企業融資難的問題。

  在“去杠桿”的大背景下,飛貸遇到的困境,也是消費金融公司普遍會遇到的困境。去年11月,躺著賺錢的現金貸甚至出現了第一家倒閉平臺“淩波微貸”。

  此後監管政策進一步落實,到2017年12月《通知》出臺後,對於現金貸業務和消費金融公司的杠桿率有了更為明確的規定,各家公司面臨的局面也更加緊迫。

  除了政策的原因,消費金融本身的一些弊端也可能使得投資人望而卻步。

  蘭溪投資 Blue Water CEO張江紅向獨角金融表示,消費金融行業空間大,但消費金融是重資產,非常燒錢,消費金融公司一般都要組建巨大的客戶拓展團隊及催收團隊,加上壞賬率在攀升,盈利狀況主要看經營管理能力,與銀行相比並沒有太多優勢。

  至於投資意願,蘭溪投資目前已經接觸過兩家消費金融公司,但並沒有進行投資的計劃。

  《通知》出臺以來,“去杠桿”成為趨勢,一向以高杠桿率著稱的消費金融首當其衝。消費金融公司,已從當初的賺錢神器,正走下神壇。

  去杠桿之下如何做?

  面臨“去杠桿”壓力的主流消費金融公司紛紛加入了增資的行列,比如中郵消費金融、招聯消費金融、華融消費金融和捷信消費金融等。

  麻袋理財研究院研究總監路南向獨角金融表示,除了增資以外,消費金融公司還可以通過助貸模式、銀行放款兩種方式來解決杠桿問題。目前,雖然現金貸、網貸平臺的助貸模式已經被叫停,但有場景的消費金融助貸模式並未被禁止。

  不過,消費金融助貸模式仍需要解決抽屜協議“兜底”這一歷史問題,這可以借助融資性擔保公司等第三方。另外,大部分持牌消費金融公司都是銀行背景,完全可以借助股東銀行放款來解決杠桿問題。

  “去杠桿”勢在必行,沈迷於高杠桿的消費金融,是時候醒醒了,但現在的問題在於,去杠桿之後,要如何才能保住業績的穩定和持續增長。

  以螞蟻金服為例,除了增資之外,其一方面通過爭取持牌,提高杠桿率,以此來“開源”,另一方面通過阿裏巴巴的持股,取消每年50億元左右的分潤,實現“節流”。不過,能否保持旗下消費金融業績增長,值得期待。

  值得註意的是,螞蟻金服畢竟有其自身的特殊性,其他的消費金融公司可以借鑒,但具體如何操作,還要結合自身實際。

  除了增資將成為重要的方式外,經營策略和風控的重要性也不可忽視。

  路南表示,消費金融公司應該註重差異化經營、關註有場景的細分市場,在細分市場去鍛造自己的比較優勢。同時,提高風控水平,把風險控制在合理範圍內,並發揮金融科技的力量。

  路南提出了要“內外兼修”——

  增資、持牌或者借助銀行,這是從保持和擴大規模的角度來應對去杠桿,是“外功”,與之相比,註重經營策略、提高風控水平、發揮金融科技的作用,是“內功”。承擔去杠桿壓力的消費金融公司,外功可解一時危局,而修煉好內功,則是長久發展的基礎。

  對於消費金融的去杠桿,你怎麽看?在去杠桿的大勢下,消費金融公司如何謀求進一步的發展?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獨角金融。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任剛 HF008)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去杠桿”大勢所趨,賺快錢的消費金融,還能吸金嗎?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